大步流鑫

独立女摄丨瞬间即永恒

《晨光下的割冰者》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一到冬季,闻名遐迩的冰雕更是陆陆续续出现在东北城市的街头巷尾,冰雕晶莹剔透,蓝光微泛,美得冻人心魄。

那时候在哈尔滨街头看见冰雕我就一直感叹这么大块儿的冰是哪里找到的啊,还能做出这么多美丽的作品,太神奇了!

而今早我有幸遇上了黑龙江上的割冰工作人员,眼看着他们从一块平整的江面,用电锯割开一片,再锯大块儿,然后再用各种工具把它抬上冰面,运上岸,到了岸上,又有很多岸上的制作工人,把沉重的冰块一块块锯成作品想要的姿态,如同小儿堆积木一般,把一块块晶莹剔透的冰块,锯成各种形状,堆砌,而后用水凝固起来,最后成型。

整个过程看似一气呵成,其实真的辛苦,长时间室外无遮挡的低温,冻得每个工人满脸通红,且冰面说不好也有塌陷的风险,特别是看着他们站在自己砸的冰洞边缘掏里面巨大的冰块时,着实心惊,他们还让距离老远的我当心别掉下去,腼腆的说我们这把年纪了拍了也不好看,殊不知他们此刻在我的镜头中光芒万丈。

每一件工艺品的后面,都有着制作人员的汗水,终于明白为什么要去知由来,下回我再看到冰雕,也许会换一种心情,不再停留于它表面的美。

评论

热度(3)